松花江网

您所在的位置 首页 民生 民生新闻

我市山野菜产业发展状况调查

2019-03-14 08:26    松花江网

  这大叶芹多带劲!

  精品猫爪子菜。

  新鲜的刺嫩芽。

  蛟河山灵山野菜合作社里,工人们正在剪段。

  周旭在给刺嫩芽礼盒封箱。

  王永根感叹:“要是还林地里都种上刺嫩芽多好啊!”

  2月1日,腊月廿七,蛟河山灵山野菜合作社宣告不再接单,因为山野菜已经卖空了。此前半个月,合作社的大棚里,工人们起早贪黑,装箱、打包、发货……干得热火朝天,就连吃饭都在跟时间赛跑。

  这样忙碌的景象,在磐石富源山野菜合作社、桦甸永根刺嫩芽种植合作社等很多经营主体同时上演。他们生产反季山野菜,从上年11月末开始在温室内栽种,到春节前收获、销售。

  以刺嫩芽为主,还有大叶芹、猴腿儿、蕨菜……近年来,我市反季山野菜备受欢迎,俏销全国,种植规模、参与农户也日渐增多,发展前景看好。那么,我市反季山野菜产业还有多大空间,能否跃上一个新台阶?

  反季山野菜供不应求

  近年来,山野菜因其较高的营养价值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,数九隆冬里绿油油的新鲜反季山野菜更是让人青睐有加。我市反季山野菜的生产经营也是四面开花,一派向好。

  蛟河市规模最大的山野菜种植经营主体——山灵山野菜合作社的业绩逐年上升:合作社去年生产销售反季山野菜2万公斤,今年超过3万公斤;去年培育销售优质刺嫩芽苗木200多万棵,今年突破300万棵。

  在磐石,富源山野菜合作社山野菜种植面积从2016年的60公顷发展到2018年的180公顷,年销售额从100多万元增长到近200万元,反季山野菜从每年产出一茬到产出两茬,今后有望进行全年生产。

  各家合作社的不断发展,还带动了周边农户的参与种植。桦甸永根刺嫩芽种植合作社理事长王永根在吉林电视台《全城热恋》栏目中出镜,全国各地大量农户因此认识他。来自吉林、辽宁、黑龙江、内蒙古、甘肃等地多达1500户农户找到王永根购买苗木、学习栽植技术、销售反季山野菜。

  种植面积、种植农户、销售额都在增加,可是反季山野菜还是呈现供不应求的局面。

  山野菜合作社的客户遍布全国:北京、天津、河南、河北、广西、云南、海南……桦甸永根刺嫩芽种植合作社还接到来自日本的订单信息,却苦于没有足够的货源而未能签约。

  老家是辽宁山区的冯先生,年前要买点山野菜,回忆一下家乡的年味,可是跑了几家超市、农贸市场,竟然无处可寻。

  目前反季山野菜的销售大多是通过微商进行,也有像富源山野菜合作社一样参与中东、欧亚的年货大集,摆摊销售。小区附近超市基本没有常设摊位。“不够卖,年年腊月廿五、廿六就基本卖光了”,是很多种植一茬山野菜合作社都有的感慨。

  退耕还林政策助推山野菜产业

  近年来,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,饮食观念也发生变化。大鱼大肉受到冷落,无污染、低脂、低糖、多纤维、多维生素,具有保健功效的山野菜,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。

  另一方面,开展退耕还林活动以来,很多农户选择在还林地上栽种种植技术相对简单、田间管理不难、经济效益可观的山野菜。

  蛟河山灵山野菜合作社理事长周旭,今年35岁,蛟河新农街道南荒地村人。2014年南荒地村开始退耕还林,周旭家一下子还林10亩地。面对耕地减少、收入大减的情况,周旭和同村伙伴们一起琢磨如何致富,最终选择种植山野菜,并于当年成立山野菜种植合作社。

  就在同一年,比他小两岁的于洪源还在磐石自家开的超市里卖青菜,发现山野菜格外受欢迎,当即跑到辽宁学习山野菜种植技术,回来后种了40公顷的山野菜。有了一定的经验,于洪源在2016年成立了磐石富源山野菜合作社。

  在桦甸市二道甸子镇中胜村,有一个比周旭大一岁的农民王永根,早在2012年就盯上了山野菜市场。当时正处在婚姻动荡期的王永根满脑子想的是如何挣到更多的钱,他从地头、路边捡到一些刺嫩芽秆栽种起来。巧的是,2013年村里就开始推行退耕还林政策。“利用还林地栽种红松林,在林间栽种刺嫩芽。”王永根马上想到这一点,并立刻行动起来。他庆幸自己的想法跟政策不谋而合,于是大步跨上山野菜经营之路,2015年成立了澳门皇冠游戏官网旭日东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,2016年成立永根刺嫩芽种植合作社。

  仅仅三五年的工夫,各家合作社充分利用还林地栽种山野菜,都取得相当可观的经济效益。消费者有需求,生产者有供给,二者的合理对接,引爆了山野菜产业。

  未来发展大有可为

  在我市反季山野菜这一产业链条上,目前主要收入有如下几项:卖苗木、卖菜、卖刺嫩芽秆、温室内打工、种植技术指导、物流、包装礼盒,将来还会有深加工。涉及农民的主要是前四项。

  王永根算过一笔账,一亩地种3000棵刺 嫩芽苗,割2000根秆,每根秆卖0.40元,收入800元;如果进行反季生产,20根秆出产0.5公斤菜,2000根秆出产50公斤菜,每公斤按80元出售,收入4000元。这是一亩地每年出产一茬山野菜的收益。第一年每株基部留几个芽苞,第二年每穴会长出几个新苗,基部其他部位也可以发出新枝,这样每亩起码可以产出6000根秆,卖秆收入2400元,反季菜收入1.2万元。如此下去,收入将是逐年稳步提高。

  各地合作社发展蒸蒸日上,带动周边种植农户也越来越多,农户的收入以卖刺嫩芽秆为主。此外,在温室打工的农民每天可挣100元,一个冬天下来,可以有六七千元的收入。“冬闲人不闲,比在家里打麻将强多了。”在山灵山野菜合作社打工的张旭英深有感触。卖苗木的市场空间也很大,去年,王永根销往甘肃134万棵刺嫩芽苗木,仅这一项,他就收入50多万元。

  在种植方面,刺嫩芽的种植技术相对简单,贫困户、残疾人等群体也能从事。磐石富源山野菜合作社自2016年起,助力脱贫攻坚,带动磐石市黑石镇黄营村的贫困户从最初的6户增加到现在的10户,今年计划进一步增加。2018年合作社免费给予每户刺嫩芽种苗3000棵,贫困户用自己的土地种植,合作社负责回收刺嫩芽秆。当年年末,这些贫困户因为种植刺嫩芽户均增收6000元。

  去年9月,蛟河举办了“蛟河市2018年农村贫困残疾人实用技术培训班”,周旭及合作社的相关技术人员,讲解了刺嫩芽栽培技术、反季山野菜种植技术、反季山野菜暖棚技术等内容。学员通过实地参观山野菜种植基地,认为这个种植项目,对于不方便外出打工的他们来说切实可行。

  反季山野菜的多茬生产甚至全年生产,也为这项产业的未来发展增加了一重利好。目前多数合作社只生产一茬反季刺嫩芽,从11月份收集刺嫩芽秆,然后陆续栽种在温室内,经过35天到45天的生长期后上市出售,春节前卖出刺嫩芽。磐石富源山野菜合作社经过不断发展,目前除拥有一栋温室、4栋大棚外,还有一个冷库可以贮存刺嫩芽秆,这样可以保证全年生产反季刺嫩芽。今年春节期间,他们喊出了“地球不爆炸,我们不放假”的口号,正常发货。

  去年,周旭在蛟河 “实用技术培训班”上推广反季山野菜种植技术及暖棚技术,于洪源被评为省级科技致富带头人,王永根成为二道甸子镇政府产业创业园区山野菜经济林创业带头人……吉林大地的各家山野菜合作社、各位能人都在为产业的发展壮大默默奋斗着。“家乡二道甸子具有得天独厚的种植刺嫩芽的环境,又有退耕还林的好政策,应该大力发展山野菜产业。”王永根的梦想是,“3年内,将二道甸子打造成中国二道甸子刺嫩芽之乡,让‘二道甸子刺嫩芽’成为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,然后对刺嫩芽进行深加工,拉长山野菜的产业链。”

  “反季山野菜产业大有可为!”几位带头人摩拳擦掌,都要大干一场。   

  尚有问题需要解决

  农户认识不足。王永根有了订单信息,却愁没有足够货源;周旭在节前把山野菜销售一空;于洪源春节期间还在发货……这一切证明山野菜的需求十分旺盛。但另一方面,还有很多农户没有认识到山野菜的巨大经济价值。在蛟河,当周旭以合作社的形式大量生产山野菜,并以礼筒、礼盒等形式反季发往全国各地时,当地一些农民却认为,自己家里那几亩地的产出也就够自家吃的,能卖几个钱?桦甸市二道甸子镇中胜村南边有座万宝山,山上大片土地空空荡荡,王永根非常感慨:“这些荒着的还林地,农民不知道种啥好,要是都种上刺嫩芽多带劲啊!”带动了全国1500多户农户进入山野菜产业,可是家乡人却对此认识不够,作为山野菜经济林创业带头人,王永根觉得,自己有责任向本村及周边村屯农户宣传山野菜产业的现状和前景,他下定决心:“今年的奋斗目标就是为家乡人普及山野菜产业知识。”

  品牌建设需要加强。虽然目前山野菜销售遍布全国,但客户群中以在外地的东北人居多。去年,王永根参加北京的一个博览会,展位前山野菜营养价值的介绍吸引了很多当地居民,他们从没见过这些山野菜,当然更没有品尝过。“所以,做出、做大品牌山野菜,有利于扩大市场。”蛟河山灵山野菜的商标是南荒地,磐石富源山野菜的商标是缘来有约。在合作社成立之初,他们就注册了商标,说明大家都有品牌意识。但是,在一县一区打响名号后,如何在全国扩大我市整个反季山野菜的影响,王永根的梦想——“打造二道甸子刺嫩芽之乡”,可以给相关部门和经营主体一些启示。

  销售渠道应该拓宽。目前各山野菜合作社虽然是线上、线下同步销售,但大多还是以微商和网上销售为主,客户订货,合作社发货。拥有实体店面的不多,少有的几个实体店,要么辐射范围太窄,只是附近的人群;要么只是充当了合作社的门面,展示而已。消费者想要在家门口像买普通蔬菜一样,还做不到。

  资金!资金!有着打造刺嫩芽之乡和做深加工延长产业链梦想的王永根,常常被资金困扰。品种!品种!周旭觉得目前的山野菜品种还不够多……问题似乎有很多,其实,是大家都在思考产业的良性发展。有行动、有反思、有梦想,那么我市反季山野菜产业应该有机会大展拳脚。

  江城日报全媒体记者/马婧     松花江网编辑/徐涛

反侵权公告: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、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等法律法规,未经书面许可,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,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。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,制止非法侵权转载,本报社郑重公告:

一、任何单位或个人,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(包括《江城日报》、《江城晚报》、《家庭主妇报》、《都市新报》、松花江网、吉林乌拉圈等)的原创内容,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;

二、对侵犯江城日报社(包括《江城日报》、《江城晚报》、《家庭主妇报》、《都市新报》、松花江网、吉林乌拉圈等)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,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,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,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、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、提起诉讼等;

三、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,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:

陈律师(法律顾问)0432-62099222

武文斌(版权合作)0432-62523496

文档附件